• 中新網首頁  視頻首頁
    樊建川:歷史的敲鐘人   編導:宋哲   攝像:何浠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他曾官至副市長,仕途一帆風順之時,辭職下海,成資產數十億的富商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我當時在辭職的時候我想,我就是開出租車,我覺得我肯定也比我當那個所謂的市長要掙得多得多,所以當時我就毫不猶豫地辭職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他嗜舊物成癡,傾盡商業所得,坐擁千萬件藏品,執掌中國規模最大民營博物館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我覺得我天生在這方面有點對舊物吧,這種重視,或者就叫做迷戀,也許就是他們講的這是一種癖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別人收藏多有升值考慮,他卻執意要做一個歷史敲鐘人;有生之年欲建一百座博物館,并立囑將來捐給國家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任何財富都是流動的,到你手里邊它就走。捐給政府,它就固定了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“館奴”——這是中國最大民營博物館館長樊建川對自己的定位。從2003年開始,他傾盡20億身家,在成都建起占地500畝的建川博物館聚落,目前已開放32座展館,是中國投入最多、規模最大的民間博物館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在中國其實對博物館來講,是一個新生事物了,如果在改革開放前,在1978年,如果有人告訴我說,樊建川,你建一個博物館吧,我一定認為他是瘋子,(因為)在1949年以后,中國是不會有私人博物館的。一直到改革開放前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樊建川被老鄉們嘲作“樊哈兒”,“哈兒”在四川話里是“傻子”的意思。他年僅34歲就官至宜賓市常務副市長,卻毅然辭官下海,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。正當房地產事業如火如荼時,他又把億萬身家砸向了開博物館這個“無底洞”。這些驚人之舉,在很多人看來與傻子無異。樊建川卻很坦然,因為收藏是他從小就有的夢想。他的第一件藏品,是一張幼兒園的成績單,已經保存了五十多年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幼兒園的成績單。我覺得我天生在這方面有一點對舊物吧,這種重視,或者就叫做迷戀,也許就是他們講的這是一種癖,也許是種病態,但是從小沒有父母教我,我對這種物的收藏就比較重視,所以說小學的、初中的、高中的,一直到現在的收藏就比較成體系了,那么這一算,也是50多年了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樊建川的“收藏癖”持續了幾十年,在這期間,他的職業身份幾經變化,插過隊、當過兵、教過書、從過政、經過商,但收藏在他的人生詞典中無處不在。他通過撿破爛、淘地攤、眾籌、購買等方式收藏了數以萬計的藏品。直到上世紀90年代,他萌生了建造一座私人博物館的想法。于是,他賣掉自己的資產,幾乎把所有家當全部投進了博物館里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就說我們博物館2003年開始建,2005年開館的時候,實際上老百姓很不理解,來的人很少,我們就舉步維艱,我們員工養不活,活不下去,每年是痛苦萬分。每年要貼幾千萬運營費,那么到現在可以不貼它了。就說它基本保持它的運行了,可以保持運行了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樊建川當過軍人,加之父輩13人參加過抗戰,僅剩樊建川父親一人幸存,所以他對抗戰有著特殊情結,建造的第一座博物館也是抗戰博物館。開館前,他偶然在天津看到日軍留下的碉堡,由于體積過大無法通過收費站,于是把這個重達50噸的鋼筋水泥砣子大卸十幾塊,分裝在卡車上,長驅近兩千公里運至四川。在他的抗戰館里,飛機殘骸、毛主席用過的辦公桌等上百萬件文物幾乎都經他親自挑選,輾轉各地,甚至遠赴海外得來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我今天想說的是,其實我們的抗戰雖然1944年我們取得了勝利,但是實際上說是一種慘勝,也就說我們每打死一個日本人,我們至少有七名戰士犧牲。所以我們的勝利是非常來之不易的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樊建川博物館聚落圓了樊建川的收藏夢,卻也吞噬掉了他在經商時期累積的億萬身家,但他的熱情絲毫不減。十幾年間,他又接連建設了民俗、紅色年代、抗震救災等30余座分館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我們博物館的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,它既有一部分是傳承這種文化財富的,比如說我們的中醫藥博物館,比如我們的金絲楠家具博物館,但建川博物館更重要的一個方面是敲警鐘的博物館。比如說我們的地震有4個館,敲警鐘的;我們紅色年代,現在開了6座館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2018年9月,樊建川的新館“輝煌巨變館”對外開放。數以萬計的史料、文物、場景再現以時間線索展開,凝聚成一道改革開放40年的“時光長廊”,令置身其中的觀者仿佛走進歷史。樊建川稱,這是他最想做好的一個館,不算文物征集,僅建館的投入就達到七八千萬元人民幣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它不是一個簡單地把這個40年給羅列起來,而實際上是辦了一個學校,講了一堂課,辦了一個課堂,讓你去花一個小時也好,兩個小時也好,走過這四十年。讓你回想,哦,那年我出生了,那年我上小學了,那年我上大學了,那年我參加工作了,那年我結婚了,那年我有孩子了。當你走在歷史的隧道里邊的時候,你走到每個年份的時候,你都不由自主地會想到自己那年在做什么。它會返到自己身上來。我覺得這個館可能是在全世界可能也沒有人這樣做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目前,樊建川的博物館估值80億元人民幣,擁有藏品千萬余件,其中國家一級文物425件,從一個人奔赴四方尋找文物,到在全國建起由480人組成的尋寶網絡,樊建川的收藏版圖不斷擴大,他對藏品的選擇標準卻一直堅持初心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有名人的,其實我覺得更重要的還是普通人的一些東西。比如說我今天發了一個微博,普通人你比如說賬本子,很多人記了幾十年的賬,它就是家庭天天買蔥、買蒜苗,其實這些賬本子幾十年記下來,看著很枯燥,但當你把這幾十年記下來,你就會發現物價的軌跡,還有家庭里面開支的變化。

      【解說】

      樊建川說,他建造博物館是為了讓現代人更熱愛生活,更珍惜當下幸福。他曾立志在有生之年建造100座博物館,目前“建川”名下博物館已超50座。早在2007年,樊建川就立下遺囑,百年之后展館、文物盡數捐贈國家。

      【同期】樊建川

      任何財富都是流動的,到你手里邊他就走,它不可能在你手里停下,你就買這個房子它也不會停下,你死了還得走。所以我還是認識到這種財富的,因為我自己是學經濟學,認識到這種財富的流動性,捐給政府,它就固定了。

    《中國風》是一檔文化人物志欄目,聚焦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和文化名家。節目不拘泥傳統與現代、風格與流派,誠意挖掘文化風行的密碼;精細描摩中華器物之美,展現工匠精神;秉持文化自信,傳遞中華文化獨有的人文精神與東方智慧。

    Email:cnstv@chinanews.com.cn

    電話:010-68311577

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影音先锋在线观看日韩电影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芭比网